来自 民间故事 2019-01-09 18:40 的文章

忘川河里的人头


明万历年间,东昌府有一户杜姓人家。老两口站着房,躺着地,钱庄存着无数的钱财,可就是人丁不旺,膝下只有一女。
杜夫人让杜老爷纳妾,可杜老爷心中只爱杜夫人,再三推脱,说道:妻啊妻,我俩好了一辈子,怎么能找个外人搅闹门庭?有无子嗣是我命中注定,命中无时,就是再娶又有何用?再说,我们不是有月娇儿吗?到时候招赘个女婿,也不至于断了后代香火。妻啊,纳妾的事以后不要再提了!杜夫人心中不忍,但见丈夫如此决绝,也就不再言语。
老两口就这一个闺女,视如掌上明珠,家里又有钱,她要什么,没有不答应的。杜月娇生性泼辣,老两口对她也无比的娇惯,打舍不得打,骂也舍不得骂,渐渐地也就没人能管住她了。天生一张利口,伸手就打,张嘴就骂,心肠甚是狠毒。小小年纪就恶名在外,一提起杜月娇,知道的人都咂舌:千万别招惹她,这小娘子厉害着呢!因为这,大家给她起了个绰号:毒娘子。
杜月娇长到一十八岁,生得不说倾国倾城吧,也算得上是清新可人,貌美如花。别的姑娘到了这般年纪,大多已经嫁为人妻。可老杜家女儿长这么大,一个媒婆也没来过。杜老爷看着自己女儿纳闷:多好的姑娘呀,长得美,脾气又好,怎么就没人要呢?他看自己闺女,没毛病,看哪里哪里都好。杜夫人也到处央求人:给俺闺女找个婆家吧,赏钱大大的有!自己闺女这么好那么好。也有那贪财的媒婆,心里活动:好,家里看看闺女吧!
到老杜家一做客,杜月娇现原形了。踩着大脚片子,斜眉愣眼地问:你是媒婆啊?干多少年了?说成几个?你都认识些哪家的公子?
媒婆看见她这双大脚,心里就有些不痛快,女孩子家家哪个不缠足?三寸金莲多好看,看她这大脚么丫子,多丑,多难看,成何体统!
又看她这么没礼貌,对她就跟审问犯人似得,心里就更不悦了,心说,这是给你说媒呢,还是给我说媒呢?
媒婆把火往下压了压,笑着问:姑娘,今年多大了?
杜月娇杏眼一瞪:问你话呢!别嬉皮笑脸的!
哎呦,这姑娘怎么这样啊!走啦,走啦!媒婆边说边往外走。
杜夫人还喊:哎呀,别走呀!成不成的都有银子!
算了吧!我不贪财,有银子养母老虎吧!
杜月娇叫嚣道:快走!走慢了打断你的狗腿!
杜老爷在旁边嘿儿嘿儿地乐:哎呀,这媒婆真招笑!你说咱家闺女怎么这么可爱呢?
乐,还乐!看以后谁还给咱家闺女保媒!杜夫人说丈夫。
杜老爷哈哈大笑:妻啊,别着急!就咱闺女这么贤良淑德,我看做个官儿太太也不为过!
还是我爹说的对!
你们爷俩,唉!
有了这一出,东昌府整个媒婆界轰动了,起来集体抵制杜月娇。杜月娇呢?也不往心里去。没说媒的更好,还落得耳根清静呢,我杜月娇又不是没人喜欢!

/* *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