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原创故事 2019-01-09 18:00 的文章

杀人案之剥皮

(一)
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搂着书本走在马路上。马路上偶尔有车辆过去,没有行人了,马路两边是树林。黄色路灯下,女孩有些害怕,不时的回头看向背后,加快了脚步,可是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。她慌乱的小跑起来,突然一个黑影笼罩了她。
黑影手中旋转着眉刀,手捂住了女孩的口鼻,眉刀轻轻一划喉咙,女孩毙命。书本散落在马路上,留下点点血花在书的封面上。黑影利索的剥了皮后,一个极美的女子从树林中走出,俯身在尸体上吸血,猩红的嘴唇露出微笑,如同一朵玫瑰花盛放。
半夜,一位车主开车经过马路时发现了一具尸体,报了警。
尸体全身的皮肤都已经不见了,露出血淋淋的肌肉组织和青筋,面目全非,葡萄大的眼珠在没有眼皮的保护下,在脸上显得十分突兀;森森牙齿在没有嘴唇的修饰下,奇丑无比,看着令人心颤。
旁边散落着书本,根据书本上的名字知道了尸体的名字和身份。
谁这么残忍,居然剥人皮,见过那么多尸体的我,看着心慌。范泉摩擦着手臂,眼睛四处瞄。
王宇心中也有些悚,但还得查案啊。行啦,哪有这么夸张,快去查一下这女孩的身份背景和人际关系。王宇用粉笔画着尸体躺在地上的形状。
范泉正想走呢,这一命令让他解脱了,灰溜溜的跑出了现场。
法医告诉王宇,这女孩是先遭割喉死亡,才进行如此残忍的剥皮。
哦?如何确定的?这尸体皮都剥了,有什么伤口是看不出来的。王宇提出疑问。
你仔细看她喉咙这,血管已经断了。法医带着手套,指着尸体脖子处。
也许是凶手不小心割断的呢?
你看这手臂大动脉,脚筋等这几处要害,都没有伤及到,可以断定此人对剥皮很熟练。
范泉把一沓资料递到王宇的手中,女孩是舞阳高中的学生,一等一的优秀学生,脾气人品都很好,没有仇人。
(二)
接后的一个月中,已经死了四个了。群众人心惶惶,警察也压力巨大。
王宇看着桌面上的四张被害者的照片,十分头痛,真的一点线索都没有。这四人的人际关系都是挺简单的,最差的一个人也就是成绩不太好,但没有不良品性。被害者的父母有没有仇人也查了,但都有不在场的证明。
该怎么查下去呢,剥皮熟练的人,只有去屠宰场了啊,那些杀鸡杀鸭的都有嫌疑啊。小范,跟我去屠宰场走一遭。
啊?你要去买猪吗?范泉一脑子雾水。
剥皮熟练的,说不定是屠宰场里的哪个屠夫啊。
可能吗?范泉嘀咕着。
屠宰场,你好,我们是警察,最近发生了命案,请配合问话。王宇拿出警证。
请问谁是这里剥猪皮最好的师傅是谁?范泉手拿着纸笔。

/* */